欢迎访问雷泽体育中国历史网!

我在队伍考大学-雷泽体育

时间:2021-08-29 01:16作者:雷泽体育

本文摘要:原创:周治平 时光如箭,岁月如梭,每当瞥见今天的孩子们为备战高考而忙碌的身影,不禁想起了我当年的高考情景。相信对每一个到场过高考的人来说,无论这段日子是自满还是沮丧,都市是我们人生中一段铭肌镂骨的影象。到场高考的日子虽然已经离我而远去,但40多年前我在队伍到场高考的情景,依然念念不忘,好像就发生在昨天。

雷泽体育

原创:周治平 时光如箭,岁月如梭,每当瞥见今天的孩子们为备战高考而忙碌的身影,不禁想起了我当年的高考情景。相信对每一个到场过高考的人来说,无论这段日子是自满还是沮丧,都市是我们人生中一段铭肌镂骨的影象。到场高考的日子虽然已经离我而远去,但40多年前我在队伍到场高考的情景,依然念念不忘,好像就发生在昨天。

刚进军营,得知高考被录取1977年,我国恢复全国高等院校招生考试,由于这一年10月下旬媒体才宣布了恢复高考的消息,因此与已往的老例差别,1977年的高考不是在夏天,而是在冬天举行。1977年是我到绵阳市忠兴公社四大队二队插队下乡当知青的第二年。

我是绵阳一中76届高中结业生,考大学是我求之不得的愿望,我怀着激动的心情报了名到场高考。不知什么原因,1978年征兵由冬季征兵(冬季兵一般是在上年的十一二月到队伍)改为了春季征兵。这时满街也都开始了征兵宣传。当一名解放军战士保家卫国,也是我心底的憧憬,我又在公社报了名参军。

1977年12月底,我走进高考科场,完成了语文、数学、政治、外语四门课的考试。1977年春节前,我的高考录取还没有消息,却收到了被批准参军的入伍通知书。我很是兴奋,整天忙着向老师、同学和我当知青所在的大队、小队乡亲离别。

可以说,这个春节是我几年来最充实快乐的日子。春节后,我与一同入伍的新兵登上军列,踏上了军旅之路。列车一路西行,穿越秦岭,驶过宝鸡、天水、兰州、银川,经由三天三夜的远程颠簸,于第四天清晨5点钟,到达贺兰山要地大磴沟火车站。贺兰山要地大磴沟火车站(王广进拍摄提供)带兵的王宗礼做事要求我们全体新兵打好背包,带好行李,到车下站台荟萃。

荟萃后,刘顾问来到行列前开始点名,被点到名的站到行列的另一边。我是第一个被点到名的,站到了行列的左边,然后与21名被点到名的新兵,登上一辆解放牌卡车,向贺兰山下急驶而去,而大部门新兵与我们南辕北辙,进了贺兰山里。约一个小时后,我们到达了目的地。下车后,才知道我们被分配到了陆军第20师简泉农场。

当年电工班战友赵伟与周治平(右)在他们安装的20师简泉农局面粉加工厂配电设备前合影(现在该配电设备仍在我们的新兵训练是在师农场集中举行的。一周后的一个下午,我接到了家里的来信,信中怙恃告诉我,在我投军走后的第三天,家中收到了我被成都体育学院录取的通知书。怙恃让我向队伍首长汇报,看能不能返回家乡上大学。读过家信,我好一阵发呆,心中是既喜又忧,喜的是我的第一次高考总算有了却果,能被成都体育学院录取,说明考的结果很不错,忧的是我已经来到队伍,再回去读大学有可能吗?晚饭后,我将此事告诉了同我一起参军到队伍的战友们。

大家七嘴八舌地给我支招,最后一致的意见,就是根据我怙恃的想法,向队伍首长汇报,听从组织决议。晚上8时,我找到带新兵训练的农场场部顾问刘建立,拿出家信交到他手中,并将情况和我的想法作了汇报。刘顾问听后好一阵沉思,然后对我说:“这事我还是头一次遇到,我得向农场首长汇报,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我去去就来!”我到简泉农场时,场长是由庞文祥(师原副顾问长),副场长是唐祖忠,政委是李玉星。政委李玉星(中)与身边事情人员合影(李玉星长女李林林提供)约一个小时后,刘顾问回来了,他对我说:“小周,经农场首长向师部请示,师部回复,如果现在回去上大学,实际上就是退兵,对这样的士兵我们没有理由退回。

”刘顾问怕我惆怅,慰藉我说:“既来之,则安之,你有这样的知识和水平,队伍以后会给你考学时机的!”我虽然很是失落,但事已如此,也只能听从组织决议了。我立刻给怙恃写信告诉了这里的情况。第一次大学之路就这样与我擦肩而过。但我相信,时机总是青睐有准备,而且持之以恒的人。

队伍开恩,定我又到场高考转眼间,三个月的新兵训练竣事了。我和另外两名新兵被分配到农场电工班。电工班的班长姓展叫天峰,是一名73年的老兵,甘肃人,典型西北男人,十足的男子。

虽看他大男子一个,文化水平不高,但办起事情来,一丝不苟,条理清晰,粗中有细,宽严适度。电工活干起来那叫漂亮,内线外线样样在行,弱电强电事事醒目,会修电机、电瓶,摆弄汽车线路、收割机线路, 还会架设高压线。他在生活中像一个慈善的年老,但指挥我们干起活来又像一名威严的上将军,我们3个新兵在他的调教下,仅一年多的功夫,已经成为一名基本及格的电工了。

周治平在20师简泉农场留影1979年5月28日,一个令我终身难忘的日子,吃过早饭,我像往常一样回到班里,换上事情服,带上电工工具,正准备到农场修理所去检验电瓶 ,这时场部汽车班班长李云亭开着北京吉普车,来到电工班门前,放开嗓子喊道:“喂,周治平,快上车哟!”听到喊声,我以为是李班长又叫我去资助检验汽车电瓶,这样的活儿,我已经干过好几回了。我便三步并作两步赶到车前,拉开车门,迅速上车,李班长看到我身着事情服,笑着说道:“小周,去换件洁净衣服跟我走!”我问:“去做啥子?”李班长卖关子说道:“一会儿你就知道了!”我转身转头瞥见展班长望着我露出赞许的微笑,我料想他一定有喜事要告诉我,但他也卖起了关子,什么也没告诉我。我回到班里迅速换好戎衣,登上李班长的吉普车,关上车门,“吱”的一声,李班长已经将车从农场场部院里开上了唐徕渠边的土路。直到这时,我才发现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是刘顾问。

车在唐徕渠边的土路上急驶,车后卷起一股滔滔灰尘,车窗外的穿天杨和渠坝上的柳树一株一株被我们甩到了身后,由于车子的颠簸,我抓紧车边的扶手,一边浏览小车的轰鸣声,一边料想刘顾问为什么将我拉到这里来?会告诉我什么消息?十多分钟后小车驶上进贺兰山的公路,才徐徐趋于平稳,这时坐在刘顾问才回过头来笑着对我说:“小周啊!师部今年给农场了一个报考大学的名额,经农场向导研究,决议将这个名额给你,现在我们就是送你去到师部报名!”“让我考大学?”听到这话,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就回问了一句:“是真的吗?”刘顾问说:“对啊!农场就只有这一个名额,你要珍惜这个时机哦!”其时,军队院校还没有恢复,划定队伍士兵可以报考地方大学,固然,名额是很是有限的。周治平在北京留影获得刘顾问肯定的回复,我心田一阵窃喜,但很快又岑寂了下来。

心想,农场首长给我这次时机简直不易,但我这一年半除了到场队伍的政治学习,就是看有关电工的技术书籍,高考的那些知识早已忘记的差不多了,我还能考上吗?但我深知,人就像一棵树木,必须肩负起攀爬在它身上的许多肩负一样,任何生命都逃脱不了这个规则,对自己卖力、对家人卖力、对队伍卖力、对社会卖力,即即是对农场向导、刘顾问、展班长和战友们,我必须要有自己的目的,要有个交接!要对得起他们!于是我在心中为自己制定着温习时间表。20师师部八号泉办公楼(马奋乾提供)我的脑海里排山倒海,车已驶过沟口、大磴沟,继续前进,停在了八号泉师部办公楼下,刘顾问与我下车到师政治部干部科去报名。

我和刘顾问上楼来到干部科,刘顾问说明来意,陈做事热情的接待我们,并拿出高考报名表叫我填写,我很快填写好交给陈做事,他接过表举行了详细的审查,看到我报的文科,问我:“你填写的志愿是西安体育学院?”我回覆:“是,我在上高中时是绵阳地域体校的主干,报这个专业希望要大些!”陈做事点颔首,又问有没有一寸照片,报名表需提供3张一寸照片,我回覆说“到队伍一年半我还没有照过尺度相。”陈做事想了想说:“没关系,我给你照!”随后就叫我随着他走。刘顾问也到师机关其他部服务去了。

我随着陈做事下楼来到师政治部宿舍,陈做事拿出红布挂在红砖墙上,搬来一个凳子,让我坐下,拿出照相机对着我“咔喳、咔喳”照了两张,随后对我说:“你可以回去了,回去后好好温习,其他事随后通知你!”我们回到农场已经是下午3点,下车后,我来加入部通信班,请通信员在电话交流机上帮我接通父亲单元的电话,由于线路忙碌,足足等了两个小时,电话才接通。我将队伍让我报名考大学的喜讯告诉了父亲,同时让父亲给我寄来高考温习资料,父亲听到这个消息也很激动,同时告诉我,要珍惜时机,努力温习,不要辜负队伍首长和同志们的期望。

农场官兵,全力保证我温习晚餐时,我走进场部食堂,干部战士知道我被推荐到场高考的消息后,都走过来向我祝贺和询问情况,更多的是给予热情的勉励。建于唐武则天年间的唐徕渠,如今仍然自流浇灌着 宁夏平原的良田薄暮,展班长将我叫到唐徕渠边,问我高考报名后有什么想法,有什么难题,让我说出来,他好帮我解决。我把没有温习资料、离考试时间仅有一个月、晚上在班里温习要影响战友休息、我报考的体育专业要举行考前训练等一系列担忧向他作了汇报。展班长瞥见我着急的样子,慰藉我说:“小周,不要急,你说的这些问题,我们一起想措施解决!”随后,他让我先回班里准备,他加入部向导那里举行汇报。

晚上8点半,展班长回到班里,召开了班务会,向全班正式宣布了队伍摆设我报考大学的决议,要求战友们各项事情多分管一点,只管减轻我的事情量,腾出时间让我温习,并宣布农场向导决议给我摆设一间屋子供我温习,可以不出早操,也不到场晚上团体运动,全部用来温习。听到这里,我心里一阵发烧,一时真不知道说什么是好。第二天中午,场部通信员通知展班长,场部已腾出房间,让我搬已往。

展班长一声令后,电工班的战友们七手八脚就将我的床板被褥搬到了场部唐副场长宿舍旁边的一间空房内。我正在忙着整理内务,小车班的李班长抱着一摞初高中课本走进房间,对我说:“小周快接住,这是你要的温习资料!”我双手接过资料,心中泛起阵阵温温暖感动。原来前一天晚上,展班长将我的难题向场部政委李玉星汇报后,又到小车班,托付李班长帮我购置温习资料。恰好上午农场派李班长到市区服务,他办完事专门到新华书店帮我挑选了高考文科类的温习资料。

农场干部战士对场向导反映都很好,特别对政委李玉星,大家都很信服,都说李政委以身作则,处事公正,体贴体贴下级。从决议让我到场高考,并千方百计摆设我温习作业,我深深地体会到了这些。

赵伟和周治平(左)在当年20师简泉农场场部电工班宿舍前合影随后的一段时间,我想用那句“痛并快乐着”来形容最为贴切。白昼我和电工班的战友们一起正常事情,晚饭后,就一头扎进书堆里举行温习,早晨起床号响后,一人到唐徕渠边举行自我强化训练。天天的睡眠只有三四个小时,虽然身心疲惫,但这段时间却是我一生中最充实、最快乐的时光。因为我心中始终怀有最明确的目的,有激励自己前进的强大动力,有实现心中优美梦想的强烈愿望,另有对农场向导和战友们的感恩,这些支撑自己坚持下去。

这期间我还做了一件事,就是写信向家乡体校的黄老师求助,请他给我寄一双跑鞋和一条运动短裤来。因为我知道,队伍没有跑鞋,我也没有布票去购置运动短裤。

而我报考体育学院的专业考试,如果没有跑鞋,100米结果肯定要下降许多;如果穿着队伍发的衬裤或裤衩考体育项目,既不雅观,也会使招生的老师和到场考试的同学笑我“傻大兵”,我得提前做好准备。体育考试,一波三折险些放弃时间转瞬即逝,很快我接到通知,6月15日到银川体育学校到场体育专业考试。接到通知的这几天,我天天到通信班去询问有没有我的包裹单,盼愿黄老师能实时将我到场考试需要的跑鞋、短裤寄来。

可是直到14日中午,仍然不见包裹单,吃过午饭我也只好急忙赶往银川。下午约4点钟,我赶到了银川体校,实地熟悉体育专业考试的园地。我在园地中举行适应性训练,可能是我的一身戎衣,吸引住了园地上准备器材的招生老师和考生们的眼光。这时,宁夏大学卖力招生的邹老师走过来,问我是否来到场考试的,我回覆:“是!”站在邹老师身后的李老师也走了过来,他也是卖力招生的老师。

他让我按考试划定的几个行动训练训练让他看看,我简朴的将几个行动做了一遍,他们看后,又对我的情况举行了简朴的相识。李老师还问我第一志愿填的那里,我如实举行了回覆,随后李老师告诉我:“你最好将第一志愿改填宁夏大学体育系,这样上大学的希望要大些!”我其时没有在意,只提出让两位老师明天帮我借一双跑鞋应急。邹老师爽快的允许了:“好,明天我帮你借一双!”厥后我进入宁夏大学体育系后,知道邹老师叫邹建民,李老师叫李忠。

雷泽体育

15日上午 7点半我就到了科场,早早的举行了考前热身。8点钟,招生老师将考生荟萃在一起,宣布了科场纪律和考试顺序及编组情况:先考100米短跑,每6人一组,8点半准时开始。

我被编在了第6组。当第一组开始考试时,邹老师叫来了一名考生,让他将跑鞋先借我穿。我赶忙脱下解放鞋,拿起跑鞋就穿,那知我的脚是42码,他的跑鞋才39码,鞋太小 ,怎么也穿不上。正在焦虑之中,就听见,“周治平,周治平!”有人在叫我的名字,我站起身来,循声望去,只见50米开外,我们农场场部通信员李军和副业队战士高明向我跑来。

李军右手拿着一个布包,举过头顶向我摇晃,快步跑到我跟前,上气不接下气的对我说:“治平,你要的工具我们给你送来了!”真是雪中送炭啊!我赶忙接过布包,拿出跑鞋和运动短裤换上,来不及多说,该我上场了。农场战友回访20师简泉农场场部合影(1998年简泉农场由军队移交地方,现为国营简泉林场使用),左起何祝刚、高100米短跑下来,我在小组跑了个第一,结果是12.3秒。

接着是铅球、立定起跳摸高,一项接一项的举行身体素质考试。上午考试下来结果一般,整个结果比我在家乡时到场考试的结果要差许多,特别是跳起摸高,我在家乡到场考试的结果是弹跳高度81公分,这次考试仅61公分,我有些沮丧。中午,考生各自就餐,我和两位战友来到银川新华街旁的五一餐厅。落座后,李军告诉我说:“昨天你走后约一小时,邮递员送来了包裹单。

李政委知道后让我马上去取,第二天一早一定给你送到。恰好副业队高明也要到银川服务,我们俩约好今天早晨6点钟起床赶头班远程汽车到银川,紧赶慢赶,总算没有延长你考试!”用饭时,我想到上午考试结果不太理想,便找了个下午到场完考试当天不能返回队伍的由头,想放弃下午考试。

李军和高明两个战友听到我的想法后都急了,严厉并异口同声地说道:“不行,你决不能放弃,不能当逃兵!”接着李军放低嗓门说:“治平,你千万不要辜负战友们的希望啊,更不能打碎你自己的大学梦啊,起码你不能让我俩白跑一趟!”高明接着说:“上午我看了你的考试情况,结果与其他考生比并不差,下午我不忙去服务,我也陪你考”。在两位战友苦口婆心劝解和鼓劲下,我坚持到场了下午的排球专业考试,并发挥出了较好水平。事后,我想那天如果没有李军、高明两位战友的勉励,恐怕我也就与宁夏大学体育系无缘了。

文化考试,与张贤亮同住一室回到队伍后没过几天,又接到7月6日至8日到银川新城中学(现为银川六中)到场文化考试的通知。农场首长思量到我又事情又学习比力劳累,就让我提前三天到银川,一来熟悉熟悉科场,二来也好静下心来抓紧温习。银川新城中学,如今的银川六中7月4日上午,我赶往银川新城,找了一家靠近新城中学的新城饭馆住下。我挂号的是三楼住四小我私家的房间,走进房间内里已住进了一高一矮两位客人。

看到一位武士住进来,其中矮个子住客热情地将我带到左边靠窗的床位住下,并给我先容说,他俩是南梁农场中学的老师,这次是带了18名学生来新城到场高考的,自己是教数学的刘老师,指着另一位身材高挑,身穿白衬衫,精明老练的老师说:“他是教语文的张老师,也就是影戏《牧马人》的原创作者张贤亮老师。张老师已经调到《朔方》杂志社了,下午就要到杂志社报到!”著名作家张贤亮(左)在农场体验生活望着眼前的张贤亮老师,我心田的敬重之意油然而生,脱口而出:“张老师的小说《灵与肉》我拜读过,最近上演的影戏《牧马人》更是受大家的喜爱!”张老师听后看着我哈哈一笑:“小战士!这都不算什么,以后你会看到更多好小说、好影戏的!”这时我赶快向两位位老师先容了自己是二十师农场的战士,叫周治平,到这里也是来到场高考的等情况,并对两位老师说你们就叫我小周,以后还望多多指教。

接下来的两天半时间,我除了到科场去看了看,余下的时间全用在了温习上。俗话说“临阵磨枪,不快也光!”我对自认为考试的重点一遍又一遍的举行温习,简直脑子里也装进了不少知识。高考前一天的晚饭后,张贤亮老师将18位南梁农场中学的学生召集在三楼的过道里,向学生解说考前注意事项,我也站在一边“旁听”。

张老师准确、滑稽地对科场上需注意的事项举行了提醒,使我在接下来的考试中受益匪浅。三天的考试如期举行。第一天上午考语文我抓紧时间认真阅卷、答题,不觉中很快就到了交卷时间,交完卷我回到饭馆,张贤亮老师坐在床边与我谈到了语文试卷的题型、作文等考题内容,对考试题举行了认真分析。

雷泽体育

听着张老师入情入理的分析, 我对上午答题情况陷入了沉思。张老师看我缄默沉静不语,实时转换了话题,看着我说:“小周,语文考试已成已往,就不要多想了,好好休息一会,准备下午再战!”接下来数学、政治、历史、文综一门门就这样一一考过,自己感受有的考得稍好,有的考得稍差。

国家一级作家、收藏家、书法家张贤亮三天中每当我回到饭馆,都市获得刘、张两位老师的体贴和勉励。考完后,我向两位老师作别,急忙赶回队伍,又全身心地投入到电工班的事情学习之中。

不外,以后除读过张贤亮的几本小说外,再没能见到这位可敬的老师。信息闭塞,错过了体检时间等候的日子是漫长的,我在煎熬中渡过了一天又一天。

8月中旬的一天晚上,在简泉农场执行生产任务的58团三连文书邓文斌来到我们电工班,进门便说:“周治平,你考上了!考上了!祝贺你哈!是你的喜讯,也是我们大家的喜讯!”我望着他问:“啥考上了?”邓文斌说:“你考上大学了!”我又问:“怎么回事?”他稍平静了一下,告诉了我们事情的经由。原来,上午连队派他去银川购置物品,他在新城汽车站等车时,不经意间瞥见车站旁张贴着一张高考上线体检名单,瞥见上面有我的名字,并有心的记下了考号。一回来就赶到电工班告诉我这个消息。

我拿出准考证与他记下的考号举行了核对,简直是我。他又告诉我,通知体检的时间已经由去两天了。

农场首长知道情况后,让我第二天到银川招生办去相识情况。我搭车来到银川招生办,招生办的事情人员听完我讲的情况,拿出高考上线名单核对后,对我说你考试结果已到达录取线,但体检日子已已往了三天,只有补体检了。他看到我身穿戎衣,又说,你到队伍医院体检也行,体检后赶忙将体检表给我们送来。20师医院一所全体在塔塔沟驻地合影,后排左三为军医罗通耀(照片由罗通耀提供) 这时,我想起了宁夏大学李老师“第一志愿填宁夏大学,录取的希望要大些”的话,就问招办事情人员,我另有一件事,就是想修改报考志愿。

事情人员说录取还未举行,可以修改。就将我的报名表抽出递给了我,我将报考的第一志愿由西安体院改为了宁夏大学。从招生办出来,又坐远程班车再往师部八号泉赶。到了八号泉步行翻事后边的山梁,黄昏时赶到了坐落在塔塔沟的师医院。

师医院的军医罗通耀是到绵阳接我们新兵的,我找到他,将我到队伍这一年半的情况向他作了汇报,罗医生听后很是兴奋:“没想到你小子今年到场了高考,你先住下来,明天我摆设给你体检。”第二天早晨,罗医生摆设人员给我作了体检,拿到体检表,我立刻赶往银川,将体检表交到了招生办。

师医院战友在南京合影。前排为军医罗通耀与夫人刘玲,后排左起为靳安佳、李宁、张军存、程海英、梁众英(张生活又恢复了平静,在等候的日子里丝毫没有影响我对事情的努力态度。这期间,脏活、累活我总是抢着干,我忘不了在我考试期间,战友们为我事情的分管,我要把战友为我考试支付的辛劳在这段时间加倍努力赔偿回来,力图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对战友们的支持给予回报。

鲜花易谢,迟到的录取通知书9月6日下午,展班长通知我到场晚上的支部党员大会,并告诉我支部经由对我的考察和凭据我的申请及一年多来在队伍的事情学习体现,决议吸收我加入党组织,要我准备向支部汇报思想,又是一个好消息。晚上的支部大会如期举行,我被批准成为一名庆幸的中共预备党员。在宁夏大学体育系上学的周治平转瞬间到了10月8日下午,我终于收到了宁夏大学录取通知书的信件。

急遽打开一看却傻了眼,大学要求入学报名的时间已过了一周。详细检察通知书的信封后才知道我填写报名表时将通信地址写成了农场对外的番号,即兰州军区一〇五农场,通知书寄出后先到了兰州军区,又转到宁夏军区,再转到20师,经由10多天的旅行,最后才到了我的手中。

晚上我们电工班好不热闹,农场的干部战士得知我收到大学的入学通知书后像走马灯一样纷纷前来向我表现祝贺。在他们心中我能考上大学他们也感应庆幸和自豪。

等大家都脱离后,展班长将全班人员荟萃到一起发动大家帮我收拾行装,展班长从库房拿出了他心爱的松木箱子对我说:“这个箱子就送你了,你到学校好盛放衣物!”整个晚上我的心情都很是激动,此时到达了热潮,感动的眼泪在眼眶里不停地转动。10月8日上午,农场专门派了辆嘎斯69卡车,汽车班班长郭桃生亲自驾车,拉着我和全部行李到宁夏大学报到。约莫10点左右,我们到了宁夏大学体育系。郭班长作别返回农场。

我四处张望想探询体育系的学生宿舍在那里?这时瞥见了一位同学,我上前询问:“79级体育系宿舍在那里?”这位同学回问我一句:“你是不是姓周?”我回覆道:“是啊!”。他来不及与我多说,转过头对不远处的其他同学说:“快过来帮助,班长来了!”听到这里我一头雾水,厥后才知道同学们已经入学一周了,在前一周里班主任组织选举班委时告诉大家:“我们班另有一位同学未到,是位解放军,是位预备党员!”就这样,我被提议选举为班长。

周治平(左一)与宁夏大学体育系同班同学合影我终于踏进了大学的校门,还成了宁夏大学体育系79级的班长。39年已往了,每当想起这些,我就心存愧疚和感谢,在我考大学的历程中有那么多的向导体贴,战友支持,老师的资助和勉励,由于往复急忙其时的感谢之情未能表达,在此我向体贴我的向导、战友、老师由衷的说一句:“谢谢你们了!”心存感谢,是一种优美、真挚的情感,当我收到录取通知书时,我谢谢我的老师对我的殷殷教诲,谢谢我的队伍向导、我的战友给我信心和资助,谢谢怙恃给我支持与关爱,谢谢幸运之神对我的眷顾,让我牢牢掌握住了机缘,给予了我开启智慧之门的金钥匙。周治平与夫人杨琳琼和儿子、儿媳的全家福照作者小传 周治平,籍贯福建省福州市,1959年1月出生,1976年8月在四川绵阳一中高中结业,到绵阳市忠兴公社四大队二队插队,1978年3月入伍,任陆军第20师简泉农场场部电工班战士。1979年9月考入宁夏大学体育系,1983年大学结业,同年分配到兰州军区守备一师三团二营五连任排长,1985年调入宁夏军区政治部宣传处当做事,1987年转业到中国工商银行四川绵阳分行事情至今。

原文编辑:曹益民本文编辑:徐建明。


本文关键词:雷泽体育,我,在,队伍,考,大学,雷泽,体育,原创,周治平

本文来源:雷泽体育-www.kijobana.com